依赖中央企业的分包比例远远高于直接赢得民营资本进入铁路投标的困境:被边缘化

铁路施工企业将始终面临各种“玻璃门”和“春门”。

对于东莞一家光伏企业的上市公司来说,最令人沮丧的事情就是这个。虽然其产品质量好、价格好,已成功应用于许多地铁和城际快速铁路的配电柜和供电连接设备,但在进入铁路过程中依靠中央企业的分包比例仍远高于直接中标的比例。

“私营企业独立投标的成功率相对较低。中标者通常是中央企业。我们从中央企业分包出去更常见。

”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

虽然铁路一直在呼吁民间资本进入铁路,相关政策层出不穷,但试图进入铁路的私营企业总会发现,无论他们在行业中有多大规模和声誉,他们总是被边缘化,在铁路建设中没有发言权。

针对这种情况,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4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表示,“必须进一步放宽准入,允许民间资本投资有门!”根据一般行业的投标标准,产品质量好、价格低的人可能成为最终投标人。然而,在铁路行业,只有大型国有企业才能承接铁路建设业务。

随着铁路建设的不断加速,上述光伏企业的铁路订单也在不断增加,不过,公司负责人发现,在订单中,独立招标得来的订单,还是远远不及拿央企分包的订单多。随着铁路建设的不断加快,上述光伏企业的铁路订单也在不断增加。然而,该公司官员发现,通过独立招标获得的订单远远少于中央企业分包的订单。

“事实上,我们可以接受一些小投标,但分包合同的数量仍然较高。深层原因之一是中央企业经常中标。

我不能说有人秘密运作,但众所周知,在中国目前的经济体制下,存在着“国有企业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问题,所以民营企业独立投标的成功率会相对较低。

上述公司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公司成功参与了武广高速铁路配送设备的生产建设和几条城际铁路的建设,但每次都很难参与到铁路建设中来,我们只能在中央企业的帮助下慢慢发展。

例如,铁路建设涉及许多行业,如信号和电力。即使大型国有企业也有许多无法生产或不愿生产的环节,这就需要分包给其他私营企业。

“这可能是参与铁路建设并从铁路中赚钱的唯一机会。因此,这方面的竞争非常激烈,有许多人依赖这种关系。

一位参与浙江铁路招标的私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然而,私营企业被边缘化的原因与其自身的实力和诚信不无关系。

铁道部分离前夕,民营企业济南东方新兴汽车有限公司以每辆卡车近2万元的差价击败了当时的南方和北方中央企业。在2012年前铁道部第二次招标中,该公司赢得了价值10.4亿元人民币的2800辆卡车的最大订单。这是铁路招标中第一次采用“最低价中标”。许多国有企业指责这是一次高跳水,要求的是价格而不是质量。

这一指控将来似乎完全正确。

当年中标的济南东方疯狂地招人来赶工作。但是,对于技术含量较高的机械,如机车、未经培训的员工和未通过安全生产检查的工厂,最终导致机车不能按时完成工作。

“铁路招标的确经历了一个黑暗时期,在标准化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错误的尝试,但这确实影响了铁路对民营企业的看法。

”一个接近铁局长的人说道。

据记者了解,直到2012年,铁路才改变了以往只向铁路下属单位招标的做法,从而转向让更多的社会企业参与铁路建设。这确实为一些私营企业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事实上,铁路建设并不缺乏招标方面的相关规定。

2011年,铁道部发布了《关于报告工程分包和非法分包情况的通知》等文件,要求清理工程分包和非法分包。

同年9月,铁道部建设管理司发布文件,要求将铁路工程交易中心开办的铁路建设项目评标工作转移至北京建设项目承包交易中心良乡隔夜评标区。

事实上,这已经是该部试图将项目招标转移到当地平台。

2012年5月,中央治理工程建设突出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和铁道部正式发布了《铁路项目进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招标工作指引》,称未来铁路建设招标将进入“统一公共资源交易市场”。

该意见明确要求取消原铁道部铁路工程交易中心和18个铁路局(公司);全国18个铁路局(公司)管理的项目分两批进入当地公共资源交易市场。

然而,在正式进入公共资源交易市场两年后,2014年11月,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呼吁包括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和中国铁路建设总公司在内的七家中央企业就共同建立和规范清洁铁路建设市场发表意见。

根据《意见》中的解释,“铁路建设中仍然存在廉政风险,特别是在工程招标、设计变更、工作检查和估价、预算调整、信用评估和物资招标过程中。

“铁路系统招标有点可疑。没有他们的地方吗?平台改变了,但游戏的实际规则没有改变。与此同时,这将产生负面影响。换句话说,原来的统一铁路系统分散到各种地方平台后,由于多头管理和分散招标,重组就不那么容易了。

因此,应打破垄断,尽可能引入竞争,招标应遵循公平、公正、公开和透明的原则。同时,应建立相应的监督和投诉受理机制。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舒梦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认为,铁路招标问题最根本的原因是缺乏制度和监督。

如果铁路项目仍然由铁路部门主导,没有引入第三方监管,那么最大的决策权仍然掌握在铁路部门手中,进入地方公共资源交易市场的铁路项目招标只是加入腐败链条上的地方招标平台的一个环节。

“一个人捡柴火不旺,所有的柴火火焰都很高。

“铁路的发展和建设需要更多的企业和社会力量参与。

据记者了解,自铁路公司成立以来,铁路通过一系列改革措施逐步对外开放,不断与外界进行深入交流和沟通,逐渐改变过去“自大”的心态。同时,它逐渐与整个社会资本融合,缩小了铁路与社会各部门的关系。

发表评论